元月十六日大選,是國民黨這家老店再次受到遷台以來最大的致命衝擊。但請注意,這次國民黨的挫敗,不等同綠營的勝利。選舉本來就是有輸有贏,令人訝異的是民進黨是贏在不作為,堅持蔣介石反共國策的國民黨則是輸在改革無膽。大選結果明白顯示:網路社會的時代變化,公民社會的需求等一連串因果交錯,造成政治權力的大轉移。

  首先,我們來看台灣的藍綠惡鬥,為什麼永遠沒有交集?一般認為藍綠惡鬥,是民主政治鬥爭的常態,並沒有什麼特別的理由,其實這是非常大的謬誤。西方的名言:「什麼樣水平的人,就會製造出什麼樣的敵人」,否則彼此鬥不起來。就我長期的觀察,我認為:問題就出在國、民二黨都是工業經濟時代的產物,國民黨今日因為不知變通的執政方式,違背網路經濟潮流,喪失執政優勢,故而成為眾矢之的。

  2010年突尼西亞的茉莉花革命,快速在中東蔓延開來,舊政體瞬間摧枯拉朽的土崩瓦解。這次革命速度之快,運動力量之強,一般都指向貧富差距拉大所造成的結果,其實,目前全世界吉尼係數(Gini coefficient)最大、也就是貧富差距最大的兩個國家,中國和美國並沒有產生劇烈的武裝暴力衝突。相反的,今日的中國,經濟發展勢頭之猛,只有美國大西部時代的發展,差堪比擬。中國已經連續30多年,每年GDP超過7%以上的經濟成長。上屆G20在巴黎峰會上就有人說:十八世紀英國教會全世界生產,十九世紀美國教會全世界消費,二十世紀日本人教會我們即時消費,二十一世紀,中國即將教會我們:如何永續成長。

  當然,我們都能理解,網路、中國和通路業,是拼成現代經濟版塊成長的三大要素。中國,是「世界工廠」,是全世界產品的生產基地。一個傳統、保守、又受到全世界列強百年凌辱的、孱弱的中國,有何能耐成為全世界的生產基地呢?答案就是網路,人口紅利僅是其附屬項。中國為了推動網路科技革命在其《全國公務員網路科技訓練手冊》上,開宗明義寫著:「我們來不及參加第一次工業革命,對第三波網路資訊革命,絕不能脫班掉陣。」可見中國政府推行網際網路意志力之強之大,足以撼天動地。

  我們可以這麼說,中國今天在全世界的生產地位,就是網路水平連結生產所創造出來的。工業經濟時代的生產是垂直整合生產。一家公司的產品,從設計製造到產品出廠,都在同一個系統,也就是同一家公司完成,它的核心價值是效率化:生產效率化、服務效率化。相對的,網路水平連結的生產,一支手機的機殼是台灣製造,面板卻是日本的產物,IC電路可能是韓國的,而零組件的集合卻是大陸組裝生產,因此,人民對產品的忠誠度,已經從公司走向網路,所以國家的角色,也從工業經濟時代的「保護生產者」,走向網路經濟時代的「保護消費者」。

  網路水平連結的生產,為了降低成本,提高生產效率,大量的技術複製和優質的生產和銷售軟體,透過通路在全世界各國間流傳運用。奈肯(NIKE)和愛迪達都不生產鞋子,卻執全世界運動鞋生產之牛耳;克寧奶粉沒有一條奶粉的生產線,卻控制全世界奶粉的供應;空中巴士和波音客機,中型客機的生產是在世界各地組裝起來的,每三天就能生產一部;每年生產兩千萬台以上的機車的重慶,並不是來自一家工廠的傑作,而是一個產業聚落的成就,這就是網路水平連結生產生態系的有機組合。因此,在網路世界,生產已經不再是一件重要的事,「關係的連結」才是發展的硬道理。

  網路給弱者帶來力量,為特定的供需搭起橋樑;網路是打破資訊不對稱,創造聯結產生新機會的最佳武器;網路打破國與國的界限,讓市場無限擴大,形塑「大者恆大」的企業;網路更使國家的角色虛擬化,國家對人民的角色不再是「保護個人」,而是「成就個人」。郭台銘和Google、微軟有今日的成就,不是國家保護的結果,而是政府開放所造就出來的。因此,網路世界雖然貧富差距越來越大,卻也大幅減少人類長期以來「朱門酒肉臭,路有凍死骨」的飢餓災難。

  2013年全世界流傳著一句名言:「近十年,美國對全世界最大的貢獻是手機、APP;中國對全世界最大的貢獻是互聯網金融」。金融互聯網和互聯網金融不一樣,金融互聯網指的是銀行業的e化,互聯網金融指的是銀行業在網路上的交易方式。

  一般以為,全世界最早進入的互聯網金融公司,是2005年就啟動的英國ZOPA,其實,早在2000年,本公司就已經啟動這個行業的開發。2014年在上海舉辦的《互聯網金融博覽會》,本人得以在大會上就此訂正,引起現場聽眾歡聲雷動,大喊歷史要改寫,互聯網金融是中國人發明的。可嘆的是:在我們無知且無能的政府官僚體系下,長期以來,本公司屢遭強力打壓,壯志難伸,以至於至今尚未能在國際上綻放光芒。

  當台灣政治大學商學院和加拿大IVEY大學來本公司做Case Study時,IVEY大學的副校長Jim Hatch曾說:「金融是西方文明的主要部分,不容外人置啄,貴公司的金融創新,將難以被接受。」我告訴他:「網路將主宰世界浮沉!」在20年前,比爾.蓋茲在1995年面對銀行業的e化時就曾說過:「Banking is necessary, but banks are not.

  2013年互聯網金融興起,銀行業的臨櫃交易愈來愈少。2012年美國全國就關閉了3,000家分行,2013年關閉了5,000家,今年預計關閉一萬家。面對這個情勢,2013年比爾.蓋茲又提出:「傳統銀行若不改變,將是21世紀行將滅絕的恐龍」。

  銀行業是網路世界激烈變革中的最後一塊拼圖;銀行業若興盛,這個國家必然欣欣向榮,銀行業若不思變革,這個國家在網路世界的爭奪戰中,勢必日益沉淪。

  傳統銀行業賺的是資訊不對稱的錢,而在網路世界資訊越來越向消費者傾斜的時候,政府若還以為傳統銀行是社會最大的一股安定力量,而還沒理解到保護銀行是坑殺社會上弱勢者所成就的血腥祭壇,這個當權的政府必注定衰敗。殊不知銀行業所主宰的金融服務權是創造階級流動,創造機會均等的主要出口,是網路時代政府是否和人民站在一起,成就個人最顯著的焦點。

  以下的兩項金融服務權指標,是喚醒整個公務體系,朝向網路世代健康的改革之路:

一、第三方支付系統

(1)第三方支付是網路交易所發展出來的新種行業,其目的就是保障交易安全。在美國已經施行十五年,中國大陸也有九年歷史了。台灣的公務體系卻還沉溺在「保護主義」的思維中。

(2)「法所不禁,人民就有自由權」,法律永遠走在事實後面,先有事實才有法律。根據《刑法》第一條:「行為之處罰,以行為時之法律有明文規定者為限。拘束人身自由之保安處分,亦同。」(罪刑法定主義)。因此,政府應該開放「第三方支付」業務,然後再來訂定規範,以免成為進步的阻力。

(3)鼓勵業界尋求專利的保護:阿里巴巴於2013年10月中旬,在台灣提出267項專電子商務專利申請,其中部分包含第三方支付的相關專利。

  因此,縱使今日政府核准第三方支付系統的操作,還需迴避阿里巴巴所持有的專利,這些都不是公務系統的人能做的。網路時代專利的佈局有一句術語:「我躲不過子彈,只好先開槍。」這是國民黨政府,馬英九執政下所患的通病,他以為政府是無所不能的,拿到政權就可以畫地自限我行我素、不需作為,殊不知今日的政府也虛擬化了,現在全世界爭奪的是資金和人才而不是土地。

二、落實網路時代的金融服務權

(1)日本前首相小泉純一郎在任內大力推動日本郵政儲金改革,目的就是要將300兆日民所儲蓄的資本池打破,讓它宣洩出來以活絡市場資金。他所持的理由是:「政治人物不會用錢」,花數百億竟然蓋出一條每天行駛不到一百部車的高速公路,其經濟效能可見一斑,難怪有識的政治家誓言金融改革,從打破郵政儲金的資本池開始。

(2)台灣郵政總局大約有六兆的郵政儲金,這些存款部位的四分之三的大多數為五十五歲以上的老人所擁有。老人們投資傾向趨於保守,但為了「保值」所以對利率卻特別敏感,因此籌設直接金融的《台灣資金交易所》即是釋放五兆郵政儲金,引導到資本市場最好的方法。

(3)喬美公司在台灣已經取得47項的網路金融電子商務專利,美國5項,而且本公司也已經建立全套的資金交易所軟體系統,近期即將推出實施。台灣政府在無感的狀態下,也將有一筆龐大的營利綜合所得稅收入,這是一個政府「成就個人」的最好例子。

(4)民國94年政府強勢立法通過《資訊公開法》亦被視為無物。「聯徵中心」的這個大數據(Big Data),政府應責無旁貸,要讓企業體之間能充分運用資訊,充實資訊,以提升台灣產業的競爭力。本公司在此宣誓願意接受聯徵中心的一切權利與義務,為台灣金融業的發展奮鬥。

(5)為活化台灣民間企業的資金流動,從互聯網直接金融挹注台灣的金融服務權,本公司強烈建議不能再讓傳統間接金融的銀行業扮演資本流動的唯一通路,應以台灣最多分支機構的郵政總局扮演網路時代資金直接融通的角色,補間接金融的不足,讓網路時代的年輕人,享受到網路的金融服務權,形塑機會均等的世界,挽救國家在世代交替中所面臨的困境。

  國民黨在世代交替中被打敗了,民進黨準備好了嗎?我看未必,好戲還在後頭。

 

 

 

 

 

喬美國際網路股份有限公司 簡永松 董事長

創作者介紹

喬安公園

喬安網路平台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