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週在北投我們舉辦成大中文系的同學會,同學告知我們是民國六十一年畢業的,距今已超過四十年了,我嚇一大跳,哇!超過四十年,聽起來好漫長的日子呀!可四十年又如一瞬,忽忽而過。回顧大學生活種種,一切歷歷,彷如昨日。

和多數同學的境遇不同的是:他們畢業後大多選擇教書工作,三位取得博士學位的就在母校執教,少數當上班族的也選擇在大公司當夥計,一、兩位繼承家業的,事業經營的也有聲有色。不過,現在他們都退休了,過著含飴弄孫或旅遊養生的清閒生活。和同學相較,我清楚自己在大學時代就是怪咖,雖自知生性駑鈍,卻又不安現狀,不想過碌碌無為的人生,所以畢了業,只教一年書,就到台北闖蕩,先後擔任過五本雜誌總編輯,兩家報社的副刊主編,也熱衷參與當時的黨外運動。

也許是天生的野性使然,眼睛又長在頭頂上,我看什麼人都不怎麼樣,碰到一個崇尚社會主義,一心想搞革命的簡永松,他外型雖如叢林跑出來的大兵,卻有「胸襟百千丈、眼光萬里長」的心志,聽多了生活周遭盡是文謅謅的腔調,突然出現這樣一個「簡大膽」,於是就被他吸引過去了,我這不安現狀的文青就成了「鍾跟隨」。後來還轉換跑道,追隨他從商。

「簡大膽」因白色恐怖事件從監牢出來沒多久,在七○年代尚未解嚴,任何一家公司聽到此人坐過牢,如同碰到瘟疫般,避之唯恐不及,沒人敢任用,即使自己不說,每到一處任職,調查局也緊追不捨,想當然,下場總是不到一個月老闆即拿點錢打發他走人。逼不得已,他自己只好開公司當老闆。

當老闆,外人通常會覺得很風光,事實上要成就一個事業談何容易?何況他的原生家庭因他坐牢已是一貧如洗,親朋戚友更是躲得遠遠的。為了軋支票,「鍾跟隨」就跟著「簡大膽」跑了十三年的三點半。經歷事業的起起伏伏,眼看公司前景一片大好,卻在民國八十年九月十三日員工旅遊時發生台灣史上最嚴重的澎湖海難;代理銷售的動物晶片,一年賣出三十多萬片,幾乎可以償還大部分債務,卻遇到「九二一大地震」,政府不再推行動物晶片註記,公司又往下沉落…到底人還是肉作的,禁不起外在種種殘酷的打擊,「簡大膽」承受人生太多的磨難,後來病了,且病得不輕,醫生宣佈只有半年的餘命,許是上天的悲憫,想不到一位親戚的捐肝,讓他撿回一條老命,已成廢墟的公司又再現生機。

以上叨叨絮絮講這些並不是本文的重點,我要訴說的是,一個人經歷那麼多的悲痛苦難,怎麼活過來?「簡大膽」有他社會主義的理想使命支撐他前行,我呢?幸好我是學文的,儒、道、釋都是我喜歡探究的範圍,而文學園地隨手可得的散文、小說滋養了我的靈魂,詩句也可以褪進火氣,這些人文成了我人生最好的營養劑,隨時撫慰我受創的心靈,也練就了我自我療癒的心法。

我成大的同學們,儘管他們不像我選擇曲折難行的道路,他們也因為學文的關係吧!知天順命,懂得持盈保泰,個個都娶個好太太,嫁個好丈夫,家庭美滿,兒女有成,算是社會的中堅,亦不負社會的期待。

這是我們嬰兒潮世代學文的境遇,大抵上不差;現在3C橫行時代,知識或資料的取得容易,我們的教育政策又重理工輕人文,不要說年輕人人文素質低落,連報章雜誌、傳播媒體往往都錯字連篇。在此,我也不是要遊說年輕學子選擇文科作為終身職志,因為文科畢竟出路有限,但是,我建議年輕的你,無論選擇什麼科系,選讀一、二門人文學科,滋養你的人生,對你的一生絕對受用不盡。

 

 

 

喬美國際網路股份有限公司 鍾春蘭 特助

創作者介紹

喬安公園

喬安網路平台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