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龍欽的兒子好嗎?」

  日前永松赴台中參加聯盛機電公司的董事會,一返回家門,我即迫不及待地問。

  「還好啦!負責QC的工作,一個月三萬多。」

  「喔…」,我靜默下來。

  聯盛機電公司是永松在民國76年所創辦,專門生產各式放電加工機(製成模具的工具母機)的公司,當時公司的總經理即是吳龍欽。他是我們在生意場域打滾30多年,碰過最好的事業夥伴。因為他和永松理念相近,只要三言兩語,他即領悟永松的想法,也當即貫徹永松的想法,所以永松這老闆當的也輕鬆。聯盛公司在他的管理下,經營的有聲有色。

  每每他北上,就在我們景美家的餐桌上,一邊用餐,一邊和永松討論公事。我在廚房手忙腳亂當廚娘,旁邊的餐桌即不時傳來談笑聲:「好,好,就這樣辦!」談笑間,兩人就達成共識。

  長得矮壯,敦實,坐在餐桌上,我從正面打量端詳,他方臉大耳,上半身很有架式,只是站起來,稍嫌腿短,整個人氣勢弱了些。因為和永松投契,兩人對公司經營的願景與看法,都不謀而合,公司上下一心,業務發展自然蒸蒸日上,在同業,聯盛公司算是數一數二的領頭羊。平日永松只需要下下指導棋,管理業務等全都放心地交給他,他也不負永松的期望。為進一步向海外拓展,聯盛公司不但與工研院合作PC Board的打孔機,也與德國西門子公司有進階的合作計劃,為此,西門子公司還派任工程師常駐於聯盛公司,實際研究雙方合作事宜。

  「用對的人,就做對的事」,一切是如此順利如意,公司上下同心,非但賺錢,遠景又看好,多順心的美事一樁啊!

  就因為公司發展太順利,民國80年,公司招待員工及家屬遠赴澎湖旅遊,卻不幸發生了台灣史上最慘的澎湖海難,聯盛公司死了18人,包括總經理吳龍欽夫婦。這是距今二十四年前的事了,可是我們人生忘不掉的慘痛,最最讓我們不忍的是:失去了一位事業上的左右手,人生旅途上最佳的好夥伴。

  這個痛,深藏在我跟永松心中的一個角落,平日我們不想觸碰,深怕隱藏的傷口被戳破,悲傷的情緒會一瀉千里。但是,我們關心故人吳龍欽的兒女,所以永松每年一次到台中開例行的董事會,我都忍不住問問吳龍欽的兒女近況。

  我們憐惜吳龍欽,重用他,不只在乎他的專業,他還是個多才多藝的人,他拉得一手好胡琴,當時還擔任台中國樂社的社長,多次率團到台北社教館表演。是老天忌才嗎?讓他早早即離開人世!至今,每憶及此事,我晚上還會夢魘。

   清楚記得那是民國80年9月13日,正逢黑色星期五。傍晚,我和永松剛吃過晚餐,隨即接到我們不認識自稱是報社記者的來電:「請簡老闆趕快看電視!請簡老闆趕快看電視!」莫名其妙地打開電視,跑馬燈的號外,一連串流動的可怕字眼出現眼前:一觀光游艇於澎湖外海距碼頭100公尺外海處翻覆,內載觀光旅遊的台中聯盛公司的員工,死亡名單有…像五雷轟頂,腦子一片空白,震駭、恐懼、不知所措,都不足以形容我們當時的心情。半响,我回神過來,拉起身旁的永松,「快快趕去澎湖啊!」只見他面色青森森,整個人癱軟軟的,幾次都站不起來。

  命運是每個人掙扎不過的宿敵。經過時間的洗滌,我們接受了這個事實,只能偶而多關注故人的後代,比如,吳龍欽的小舅子在聯盛公司當個部門主管,他的兒子因車禍傷及腦部,就做簡單例行的工作。

  這是二十多年前的往事了,沒想到此後我們還有生命更大的磨難:永松肝臟移植,幾度在鬼門關徘迴,幸運地碰到高雄長庚醫院陳肇隆醫生,揀回一條老命。

  在高雄養病一年,返回台北,已人去樓空的喬美公司幾成廢墟,是永松年少的朋友尹衍樑拉了我們一把,讓我們有東山再起的機會。

  人的一生,打從你身邊走過的人不計其數,有的只是互瞄一眼,打個招呼,或吃個飯,說聲「bye-bye」,彼此是平行線;有的是互相欣賞,工作生活交集,影響你的人生、思維,甚至滲入你的腦海,成為你生命的一部分。

  當然,打從你身邊走過的人不可能全是正人君子,我們也碰過離職多年的員工,因為多年沒頭路,卻幹起威脅恐嚇公司的勾當。

  今夜的台北,雨仍是淅淅瀝瀝下個不停,回顧這些往事種種,我想:這些年來,讓我們堅定信念,持續走向普惠大眾的金融創新之路,即使荊棘滿佈,也無怨無悔的,不正是打從我們身邊走過的人的恩賜、鼓勵和影響,以及注入我們體內細胞,已自我內化的淬煉嗎?

 

 

 

 

喬美國際網路股份有限公司 鍾春蘭 特助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喬安公園

喬安網路平台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