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月1日,在台北青年公園旁的馬場町,有一場50年代白色恐怖時期受難者的秋祭大典。我和永松在典禮結束後,找了一些老難友餐敘。馬場町是50年代用來槍決左派異議分子的主要刑場。時光催人老,在這裡憑弔前輩同志「壯志未酬身先死」的難友,這些年來,不少也因老因病,相繼走了。此時此刻,與這些左派政治犯餐敘,引發我不少感觸。

  算起來,這些尚且健在的左派政治犯屬50年代白色恐怖時期後期的受難者,當年每個都是具左派理念的熱血青年,為爭公平、正義,奮勇與當權者抗爭,不惜流血流淚,深陷囹圄。時光匆匆,多少年過了,現在個個都白髮蒼蒼了;諷刺的是,站在左派社會主義對立面的資本主義,一度是全世界多數人嚮往,且認為是人類最理想的政經體制,沒想到現在很多資本主義發達的國家相繼都發生問題。資本主義系統是否崩壞了?亦或是走到極限需要轉彎修正了?

  50年代白色恐怖時期,指的是國民黨獨裁體制,蔣家壓制異己的年代。1949年國民黨退守台灣,1950年韓戰爆發,美國為了防止共產勢力的擴充,派遣第七艦隊進入台灣海峽,協防台灣。國民黨獲得美國支持後,建立黨國獨裁體制,宣布戒嚴,大力整肅異己,逮捕左派異議份子,時間從1949至1987年,長達38年,即台灣戒嚴時期,統稱白色恐怖時期。

  三十年一瞬。三十年前,應柏楊夫婦之邀,我參加了一群政治犯朋友間的餐敘,認識了永松,從此改變了我的人生。也從那時起,讓我開闊了眼界,約略認識了什麼是左派?什麼是社會主義?簡略地說,基本上它是替工農弱勢發聲,較為照顧普羅階級的政治主張。只是到現在我仍不明白的是:這主義為何讓這麼多的人死命地擁抱它,還甘願為它坐牢,甚而犧牲自己的性命?粗估,光在馬場町被槍斃的就有八千人左右。

  台灣人向來是健忘的,現在多數人哪在乎50年代那些知識菁英的犧牲奉獻;我也不是那麼白目,左派的社會主義亦或馬克思的共產主義早就被人們揚棄,幹嘛重提引發傷痛的陳年舊事?

  之所以胸憶滿懷感觸,是感嘆歷史的發展竟是如此的弔詭。三十年來世界發生了太大、太大的變化,全球熱烈擁抱資本主義:柏林圍牆倒塌了,中國打開封閉的大門,東歐共產政權一個個垮台,有人說那是人類的自私貪婪配不上共產主義崇高的理想吧!然而三十年過了,自詡為資本主義民主典範的美國,出現了中產階級消失,四千萬人領食物券,95%的財富集中在1%人的手裡,美國的民有、民治、民享,成了1%的民有、1%的民治、1%的民享,所謂民主本是「一人一票」,卻成了諷刺的「一元一票」。照理說現在的美國經濟,從各項經濟數字顯示,是2008年金融海嘯以來表現最好的,但儘管股票持續大漲,經濟數字表現不差,受薪階級卻沒有感受,因為薪資並沒有水漲船高,正因為這原因,民主黨的總統歐巴馬期中選舉大敗。

  我們看看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史迪格里茲(Joseph E. Stiglitz)在《不公平的代價:破解階級對立的金權結構》這本書中陳述:「現代的資本主義已經成為一種複雜的金錢遊戲,有錢有權的人,有能力規避法令,或者訂定對己有利的法律;或是利用市場和政治的力量圖利自己、犧牲他人,增加自己的所得。必要時使出不公平的手段,占別人便宜,連窮人也不放過。」美國過去三十年來因新自由學派當道,認為只要開放市場,政府不必干預經濟,市場自有一隻看不見的手,讓社會經濟自然成長,事實上,因為貧富雙方資訊的不對稱,理想開放的資本主義到頭來卻成了劫貧濟富的「流氓資本主義」。

  向來當美國跟班的台灣,也出現了同樣的社會病徵:社會經濟成M型發展,貧富懸殊創史上新高,物價年年上漲,平均薪資十五年卻不調漲,年輕人看不到未來,社會充斥不平、不滿與怨懟。據《天下雜誌》民調:近七成的人認為再怎麼努力也難翻身。社會階級無法流動,窮人無翻身的機會,絕對是社會動亂之源。今年318太陽花學運之所以會一呼萬諾,很大的理由就是貧富懸殊的拉大;即將到來的11月29日九合一大選,從各方民調來看,國民黨選的辛苦,恐會失去大半江山,原因也在於人民將不滿的情緒投射於權貴的厭惡。

  不獨美國、台灣如此,以美國為核心的新自由主義市場化的走向,也成為後進國家不斷模仿、跟進的標準,特別是亞洲的國家,像新加坡、南韓乃至於中國大陸等地,貧富不均的問題普遍高於歐洲先進國家,顯示亞洲國家專注於經濟發展的同時,大都忽略了社會的公平與正義。由此看來,資本主義系統確實是出了問題了,需要更進步的主義或思想來修正它。

  十七世紀的法國社會思想家普魯東(Pierre-Joseph Proudhon)說過:「資本主義是聰明的吃笨的;社會主義是笨的吃聰明的。」一語中的,道出資本主義與社會主義根本的差異。日前,《二十一世紀資本論》作者法國經濟學家皮凱提(Thomas Piketty)訪台,在台灣刮起一陣「皮凱提旋風」,他收集並分析了30個左右國家的數據,從中點出「資本主義核心矛盾」,談的也是資本主義貧富不均的問題。對此,他主張透過課稅來解決,引發國內相信自由市場力量的保守派經濟學者批評,有人甚至質疑他為「馬克思主義者」,將他的《二十一世紀資本論》與馬克思的《資本論》相提並論。

  長年來國民黨在台灣社會「反共抗俄」教育非常成功,一聽到左派、社會主義、馬克思主義等字眼,我們社會馬上即將其貼上妖魔化的標籤,視之為洪水猛獸,避之唯恐不及。當然,台灣不可能走社會主義路線,但是我們不能沒有社會主義強調的公平、正義。在此選舉季節,藍綠吵的不可開交之際,我們看看國、民兩黨的政見,大同小異,其實這兩黨都屬右派。環顧先進國家都有左派政黨為中下階層發聲,來制衡、解決社會日益嚴重的貧富差距問題,所以最近有人倡議台灣需要左派屬性的政黨,你認為呢?

 

 

喬美國際網路股份有限公司 鍾春蘭 特助

 

IMG_2664.JPG

IMG_2713.JPG

IMG_2747.JPG

IMG_2752.JPG

IMG_2794.JPG

以上圖片為秋祭慰靈大典的實況
攝影/夏潮聯合會 賴坤成

DSC04818.JPG

DSC04825.JPG

DSC04832.JPG

DSC04836.JPG

老難友及家屬共聚一堂話當年,有笑有淚

, , , , , , , , , , , , , , , , ,
創作者介紹

喬安公園

喬安網路平台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